a_故宮南院.png

OCEANIA

​大洋洲

瞬逝的藝術

大洋洲幅員遼闊,面具呈現豐富多元的樣貌與意義:印尼哇揚舞劇結合了亞洲的戲劇傳統及大洋洲的面具儀式,面具的視覺特徵呈現理想化的寫實主義;美拉尼西亞塞皮克河周邊地區的面具雕刻則以抽象造型為特色,並且該區是目前唯一將面具當作與祖先溝通的媒介物,透過面具祖靈得以離開祖靈屋,短暫於社群中露面。此區面具製作反映出大自然與人的關係,材料多為就地取材,使用薯蕷、棕櫚葉、動物皮毛等。面具通常為慶祝穀物豐收的祭典而製作,在儀式後即被拋棄,並不會永久保存。大洋洲各區域間的面具皆獨具特色,顯示出每個社會對無形世界的詮釋各有差異,也展現文化的多樣性。

OC05.png

▪ 薯蕷面具

阿巴蘭族 / 巴布亞紐幾內亞 / 編織工藝、紅褐色、黑色及白色彩繪顏料、貝殼 / 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/ 編號:72.1965.12.7

薯蕷是塞皮克河流域阿巴蘭族的主要農作物,為該地區的主食。成年男性爭相種植這種根莖作物,為的是收穫體型最長的薯蕷,以證明自己的地位,因此薯蕷儼然成為交易與競爭網絡的核心。體型大的薯蕷經收割後,會搭配以植物莖葉編織的特製面具,並以羽毛、貝殼、蝸牛殼、色彩鮮艷的水果等加以裝飾,再一起展示。 在儀式慶典上,薯蕷面具連結了薯蕷傳統及氏族祖先,薯蕷也會陳列在祖靈屋前,代表製作面具的男子所沿襲姓名的祖先。

▪ 面具

塞皮克河流域,巴布亞紐幾內亞 / 木材和紅色、褐色、白色及黑色彩繪顏料 / 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/ 編號:71.1914.1.8

在塞皮克河流域,祖靈屋是成年男性與神靈世界交會的場所。這類建築在大洋洲各文化中皆十分常見,不過位於塞皮克河中段的祖靈屋,美學設計特別精緻考究。各村莊的中心地帶特別劃分出一區域來設置祖靈屋。這類面具其實是建築的一環,懸掛於禮堂一側山牆的前門,代表原始女性的容貌,而祖靈屋本身長度可達 25 公尺,高度達 18 公尺,象徵的是女性的身體。木縫鼓、形象化的掛鉤、議事用的椅凳存放於樓下,神聖的長笛、祖先與敵人的頭顱則存放在樓上。祖靈屋裡所有事物都專屬於男人,換言之,就是那些屬於公共、文化和儀式領域之事物,卻放在象徵女性身體的祖靈屋之內,替男性保管所有的物件和知識。由此看來,祖靈屋的存在超越了男女性別的對立,反而深深交融於此處。

OC14.png
OC-18 (1).png

▪ 卡瓦特面具

拜寧族 / 巴布亞紐幾內亞 / 印有紅色及黑色彩繪的樹皮布 / 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/ 編號:71.1973.86.1

在加澤爾半島的山區,,會於夜間舉行年輕男子成年禮之啟始儀式,同時會有壯觀的面具舞。製作面具的過程是傳承工藝技巧、學習繪飾圖案象徵內涵的神聖時刻,全程嚴禁女性介入。面具的圖樣可能取自蕨類植物的葉子,鳥類、毛毛蟲、蛇、蜘蛛的造型特徵也是入畫題材。卡瓦特面具以藤莖為框架,彩繪圖案取自動植物特徵,其最顯眼的特色是,以錘平的樹皮製成的臉上繪有同心圓狀的大眼,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。

▪ 哇揚舞劇面具

爪哇島,印尼/ 十九世紀 / 彩繪木材 / 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/ 編號:71.1897.11.4

這張面具內的題字暗示其代表人物很可能是卡拉納斯汪達納,即另一位想贏得姜德拉公主芳心的王子,與潘吉王子是勁敵。此類面具通常有微微張開的嘴巴,展現出金牙,嘴唇上方則留有八字鬍,彰顯貴族獨有的面部特徵。此外,這張面具的冠飾繪製了精美的卷紋、螺旋紋、葉紋,用以強調王子的高貴身分。

OC21.png
OC25.png

▪ 胡杜科面具

巴豪族或布桑族 / 東加里曼丹省(婆羅洲),印尼 二十世紀 / 彩繪木材(輕材質)、工業顏料、藤莖 / 先前為巴比爾穆勒博物館之館藏 / 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 / 編號:70.2001.27.176

胡杜科源起於婆羅洲的達雅族。胡杜科面具結合了亮彩裝飾、精工細緻的蔓藤花紋,風格極度強烈,其彩色裝飾風格源自砂勞越地區的肯雅族克耶族文化,為巴豪-布桑族所從屬之文化。胡杜科面具兼具獸形與人形特徵,雖強調兇殘獸性的一面,但設計其實除了旨在威嚇,也為了安撫人心,引起觀者的畏懼之餘,也激起敬意、愉悅之情。 戴上胡杜科面具跳舞,目的是為了驅走可能妨害作物生長的惡靈,以求土地饒沃,保障村莊土地及人民的安危,喜迎耕種豐收,子嗣延續不絕。